麦麦M

all瑟不逆!雷瑟攻。绘画初学者。请勿ky踩雷!

我不会,臣服于任何权力逻辑

坚持自己所坚持的,相信自己眼光!不受他人威压或影响去改变自己 ,要比谁都有自信的去赞美去喜爱自己的偶像。我是all瑟佩我很骄傲😊😊😊

noralulu:

本来写着Alan Lee老爷子魔都首场活动的repo,但看到@姥溪 一篇文章《如果真的恨一个人那就是我自己》,很有感触,所以写几句。


 看着这篇特心疼。心疼佩佩,心疼LO主,也心疼角色。我爱瑟王这个角色,也爱佩佩,但我觉得LO主说得没错,也说得特别好。我真心觉得,那些饭了佩佩好几年、且不是因为瑟王角色开始喜欢佩佩的佩粉,特别不容易。随着角色爆红网络喧嚣,赤裸裸的被掠夺感也随之而来。被掠夺了清静与从容,被掠夺了对这个演员细水长流的了解与爱意,被掠夺了,世间本应给予他的公正评价与客观看待。


当然,我的经历有所不同,所以感受也很不同。因为瑟王这个角色,我同时进入了佩佩的世界和中土世界,既看了佩佩所有能看到的作品,也读了托老中土世界相关的《霍》《魔》《精》几部主要作品,并且,遇到了两个特别善意有趣的群体。佩佩的群体会花痴,会八卦,但也会认真讨论他的作品,相处得特别美好;中土世界的群体都是非常资深的托老粉丝,我们在《魔戒》《精灵宝钻》读书会上认识,从此什么都聊,政治历史文学,总是玩得非常开心。这个群体中好几个妹子都是佩佩和瑟王粉,但没有任何人因为这个身份受到群体中其他人鄙视(当然,可能因为我们的群体也比较小)。对于能认识并进入这两个群体,我真的特别感恩。一个角色送了我两个世界,对此我感激不尽。


这半年高浓度腥风血雨下来,是个人都会累,尤其爱得一往情深的,尤其佩佩,作为演员如此专业出色,作为人如此温暖美好。总是处于或明或暗的对抗情绪里会把内心的美好都消磨掉,也让人忍不住想逃出这种窒息般的舆论束缚。我的选择是屏蔽所有阴暗心理和口舌之争。我的眼里没有大大,没有权威,我完完全全可以做到,不会因为他们的否定与非议,不会因为他们的鄙视和轻蔑,就自我否定和自我怀疑,他们多么才华横溢人气爆棚优越感十足都不会影响我对他坦坦荡荡的喜欢;他们多么义正词严理直气壮影响力巨大都不会动摇我栖居这一身份的闲适从容。


我的眼睛,只想看着自己认定的,坚持的,美丽光明的人与事。只要我相信我所爱者是美的,就没什么来自“大人物”的否定可以令我觉得羞耻和不堪,迫不及待想要自证清白,弃暗投明,远离那个令我蒙羞的群体。也没有什么来自“大人物”的指桑骂槐,可以令我焦虑难耐,无法自处。


我不会,臣服于所谓聚聚大大们创造的权力逻辑。


人都怕被贴标签,都怕被当成某个糟糕群体中的一分子而被一竿子打翻,都怕那个脆弱的自我因为这个群体被普遍否定而遭受打击和重创。但更值得我们追问的是,谁有权力给其他群体贴标签,谁有权力以正义和标准自居,对另一群人“赶尽杀绝”。萨特当年拒领文学奖,只因他觉得,无人有权力可以制定获奖与否的标准。


很多表象的东西转化过来看,不过是权力欲与控制欲的各种变体,而所有会因为这个群体不受欢迎就动摇而焦虑的个体,是不自知地进入了别人设下的权力陷阱中。瑟王角色粉的群体从网络上看确实基数大(相信这个大基数随着热潮过去会很快消散),无知者众(毕竟不是所有人都愿意因为一个角色真人形象的美貌去把主要原著群啃完),所以出现受人诟病的奇葩也多,这是不争的事实。但任何群体都会有脑残,有无知者,有让人哭笑不得的傻逼,也有让人除之而后快的混蛋。从个别情况(哪怕这个个别情况有点多)打击一片,这是典型的内外群体区别心理。要说托迷里没有脑残,画手中没有变态,我还真不信了。


不少清醒的当代学者指出,近代中国在诸多西方著作里都是一副国民素质低下的面貌(并顺利地让中国人相信了自己的民族真的天生劣质),背后的逻辑是什么?是强势文化对弱势文化的野蛮解读与传播,是西方为了把东方纳入自己的诠释话语,是狼为了吃羊而让羊相信自己与生俱来的使命就是被狼吃这样的扭曲逻辑。明恩溥写《中国人的素质》,不乏鞭辟入里之处,但真正的动机可谓公私参半,复杂不明。而每一个中国人在看到这样的对自己民族的评判与解读时要做的,是警醒而非急着自我否定;是分析而非盲目自我怀疑。


那些拉着“清脑残”的大旗振振有词的大大聚聚们,谁知道是否借此偷渡自己那点见不得人的阴暗心理呢?


我有我的骄傲与坚持,更何况,我一不伤天害理,二不拿无知当筹码。我爱着一张美丽的脸,一个美丽的人,一个美丽的角色,爱着这个角色带给我的美丽世界,我实在想不通这有什么可耻的,哪怕只是喜欢一张脸。难道喜欢脸就更肤浅更下贱,谁规定的?契诃夫还说人的一切都应该是美的呢,王尔德还说美丽的东西有了过失,要不分青红皂白的原谅他呢。正因如此,我有我的坦荡与清澈,我不会活成一个强势群体、一种强势文化希望我活成的那个样子。不,他们不希望瑟粉佩粉活成任何像样的样子,他们希望我们活成他们可以肆意践踏的样子就可以了。只有这样,他们建立的权力逻辑才能大行其道。


写着写着又豁边了。好像我一直在LO上写这种具有笔战风格的论文……请相信这绝非我的本意。(我也想贴贴同人的……但不写完不想放出来。)


写了这几句,无意替任何群体辩解,只要有“辩解”这一行为,就是已经进入了别人设下的逻辑陷阱。褒贬由人,毁誉随之。这不是潇洒,而是根本不在某些人处心积虑创设的权力逻辑内。


谁爱玩玩去,那些人高兴就好。

评论

热度(57)

  1. 麦麦Mnoralulu 转载了此文字
    写得真心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