麦麦M

all瑟不逆!雷瑟攻。绘画初学者。请勿ky踩雷!

【海的深处】

比克妮妮:

  清晨,瑟兰迪尔再度冒险前往人类的城市。一个月来,这个曾经繁荣的城市满是火光与哀嚎,不时有尸体被抛至海里喂给鱼虾,城市周围的海水不再清澈湛蓝,充斥着血肉屑渣与腐臭的气味,那个黑发的人类呢? 


 


  「我要被处刑了,瑟兰迪尔。」半身浸在污浊的水里,埃尔隆德对攀在小窗口上的人鱼说。


 


  狭窄的水牢,关押着这个强大王国的王子——曾经强大的王国、曾经的王子。每到涨潮时,海水便自石墙上的几个预留的小口不停涌入,直到没至埃尔隆德胸口,而他的手脚皆被锁死在石墙上,动弹不得。


 


  「处刑是什么?」疑惑的人鱼,焦躁地用漂亮的半透明尾鳍拍打海面。




  一个月来,瑟兰迪尔四处寻找埃尔隆德,好不容易才在这一侧海岸的角落找到,连续几日只能在下午涨潮时,短暂见到小窗格里的黑发人类。窄小阴暗的奇怪房间、日渐虚弱的埃尔隆德,在在令瑟兰迪尔担忧。




  过去七年,他们总是相约在城市另一侧的海域见面,埃尔隆德不时为人鱼带去礼物,海里不曾吃过、见过的好吃水果和松软面包;人鱼也总回馈以海里的珍宝,也许是浑圆的珍珠,也许是粉红色的珊瑚,而埃尔隆德总有办法将这些馈赠镶嵌为美丽饰品,做为新的礼物回赠瑟兰迪尔。


 


  海里没有这种以火镶嵌的工艺,而瑟兰迪尔的喜悦,是埃尔隆德快乐的源泉。


 


  数个世纪以来,这个王国有一则久远传说,传说这片辽阔的澄净水域,住着许多凶恶的美丽人鱼,为了获得人类的智慧,人鱼们会以各种方式诱惑人类并残忍食之。王国里多数人因此惧怕大海,甚至有人一生都不曾靠近海。


 


  这则传说,一定是为了保护人鱼,他们比最美的梦还美丽!当埃尔隆德第一次见到礁石间的瑟兰迪尔时,他忍不住这么想。


 


  小人鱼像个四五岁大的孩子,他被圈在退潮后的小池中,与海隔着一段距离。月光下的小人鱼,全身闪动点点光芒,淡金色的长头发有些凌乱,雪白的上身和发散虹光的金色鱼尾,满布被水母螫伤的红肿伤痕,看起来就像一条条红色鞭痕,小人鱼止不住地哭泣着。


 


  看见走近的黑发人类,小小的人鱼很想逃,但他被退潮后显露的锐利礁石困住,全身的螫伤疼得就像被火烧灼。想到可怕的水母很可能还等在黑暗的海水里,他哭得更加凄惨了。那个人类说的话,他一个字也听不懂,Ada说人类是比水母和鲨鱼都更可怕的动物,我要被吃掉了吗?


 


  冷不防地,对方递来一个圆圆的东西,闻起来香香的,原本嚎啕大哭的瑟兰迪尔皱起眉毛,哭得红红的眼睛好奇打量眼前的黄色物体。


 


  「梨。」黑发少年咬字清晰地重复着,把梨放在小人鱼伸手可及的位置,做出吃东西的动作,「梨,可以吃。」




  从中午起就空着的肚子,促使小人鱼伸出手指,戳了戳这个闻起来像食物的东西。


 


  这个王国,最主要的贸易项目是珠宝,从世界各地聚集而来的商人和热络的宝石交易,让这个国家累积傲然的财富,虽然有数量庞大的军队,但这里的人民并不尚武,他们更热衷于镶嵌宝石。


 


  对宝石的镶嵌,埃尔隆德原本兴趣缺缺,但宝石和金银,很容易令他想起自己在岸边结识的小人鱼,还有他从海里带来做为礼物的珍珠和珊瑚。埃尔隆德开始投入学习,很快便极为出色,别出心裁的饰品,妆点在瑟兰迪尔身上的每一处,耀眼璀灿的珠宝,和人鱼的美相得益彰。




  小人鱼成长的比人类更快,两者现在都是青年模样;七年前还因为水母悲切哭泣的瑟兰迪尔,现在一听到埃尔隆德提及这段当年的糗事,只会冷冷用金色的尾鳍朝他搧去一大波海水,任凭埃尔隆德在岸边大笑着呼唤,也不予理会。


 


  「处刑,就是将我的生命夺去。」埃尔隆德无限眷恋地看着小窗外的瑟兰迪尔,「明天清晨,我将被处刑。以后,这附近的海域会变得危险,你别再靠近。」


 


  王子被人鱼蛊惑的流言在这座大城里沸沸扬扬,人们信誓旦旦地说:「王子为了得到人鱼的爱情,打算献上城里的人做为人魚的食物,人鱼最喜欢小孩子的嫩肉!」


 


  更有王宫里传出的可靠消息,「王子被人鱼迷昏头,打算搜罗全国最贵重的珠宝送给对方!大家快把珍贵的宝石收好,王子就要来搜括你们的珍藏了!」


 


  强大的王国因流言斐语民心浮动、分崩离析,在敌国蓄意来犯与佞臣里应外合下,覆灭易如反掌。


 


  「我将被捆绑、投入海中。」望着瑟兰迪尔如海水澄蓝的双眼,埃尔隆德的嘴角扬起微笑,「至少我能在海里死去。」


 


  高涨的海水逐渐退去,修长的手臂紧紧攀在小窗旁,瑟兰迪尔眼睛闪烁希望的光芒,「海里?我可以请求,请求父亲救你!」


 


  清晨日光中,在群众此起彼落的咒骂声里,埃尔隆德被带到海边,由士兵押着,登上专为处刑打造的高台。源于对海洋与人鱼的恐惧,最严厉的处刑便是将犯人投入海中,任由海水和人鱼夺去他们的生命。




  染满油沁味的粗麻绳,将埃尔隆德的手在背后牢牢捆实;当行刑士兵要将黑色布罩套上他的头,埃尔隆德轻轻摇头拒绝,他知道自己将会见到谁,不想在死去前错过。


 


   高台中央有一个预留的方形洞口,周遭的人如此惧怕海洋,他们只敢立于远处不停叫嚣,连无礼的士兵也未敢靠近高台边缘,他们远远拿着长矛指着埃尔隆德,命令他自洞口跳入海中。埃尔隆德回过头,朝不停叫嚷的士兵微微颔首致意,不愿自罪人的处刑洞口坠入无罪的海,随即迈步跨至高台边缘一跃而下。


 


  在冰冷的海水中下沉,埃尔隆德张着灰色眼眸,只看见无边无际的深蓝,耳膜与肺部开始疼痛,身体里最后的空气被压榨而出,成为泡沫。




  在被海洋夺去生命前,瑟兰迪尔自更深更深的海快速靠近,双手环抱住下沉的埃尔隆德,急切又欣喜地说:「我为你带来新生,我的父亲——海神,已允许你留下。」


 


END


一幅画引发的脑洞。


The depths of the sea - Edward Burne-Jones - 1887




评论

热度(145)

  1. 麦麦M比克妮妮 转载了此文字